阮祥燕:守护“生命火种”的人
栏目:学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6-28
在学术演讲中,阮祥燕常常会展示一张图片——冻存、复苏后卵巢组织的活卵泡数显微镜下,复苏后的冻存卵巢组织中,一个个亮点,散发着光晕,“那是卵泡。” 阮祥燕指着光点,语音轻柔。在这位北京妇产医院内分泌科主任的眼中,那每一个亮点,都是一个生命的火

在学术演讲中,阮祥燕常常会展示一张图片——

阮祥燕:守护“生命火种”的人(图1)

冻存、复苏后卵巢组织的活卵泡数

显微镜下,复苏后的冻存卵巢组织中,一个个亮点,散发着光晕,“那是卵泡。” 阮祥燕指着光点,语音轻柔。
在这位北京妇产医院内分泌科主任的眼中,那每一个亮点,都是一个生命的火种,燃烧着希望。
为了守护这份希望,阮祥燕和团队,已倾注了十年心血——
将“卵巢组织冻存与移植技术”引入国内;
建设全国首个卵巢组织冻存库;
完成首例冻存卵巢组织移植;
冻存卵巢组织300余例;
完成10例冻存卵巢组织移植,移植成功率达100%;
……
努力,仍在继续。

阮祥燕和同事们期待着,能为更多希望当母亲的癌症患者,守护“生命的火种”。

阮祥燕:守护“生命火种”的人(图2)

阮祥燕(左)等在实验室交流


“生命日记”,深深打动了阮祥燕

“我不在意乳房的去留,但想保住卵巢,我还想再生个女儿呢……”
——于娟《此生未完成》
32岁被查出罹患乳腺癌的复旦大学教师于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写下了70余篇“生命日记”,她去世后,日记结集成书,取名“此生未完成”。这部遗作,曾感动无数人。阮祥燕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在意乳房的去留,但想保住卵巢,我还想再生个女儿呢……”于娟写下的这句话,深深打动了阮祥燕。这,不仅给了她坚持“卵巢组织冻存与移植技术”研究的理由,更给了她攻坚克难的力量和勇气。
阮祥燕大学毕业后,在河南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妇产科做了三年住院医师。生活虽然安逸,但她渴望能学到更多的本领,帮助更多的患者。此后十余年,她辗转陕西、四川、重庆、北京,求学深造,一路从硕士读到博士后。
1999年,阮祥燕来到北京,进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工作。这位北京妇产医院引进的第一位博士后,当时所有的家当,只有几个碗和几箱书。
扎实的学识,吃苦耐劳的性格,阮祥燕的工作很快打开了局面,她在院内建立了国内首个更年期综合指导中心,国内首个“绝经门诊项目中心”,开展激素与乳腺癌风险的相关研究……
阮祥燕求学的脚步,并没有停止。
2010年,阮祥燕赴德访学。一天,德国老师问她,有1例活检手术是否要去观摩。对于医生来说,活检手术是一项很小的手术,很多人觉得没必要观摩。但阮祥燕还是决定去看一看,她想知道德国的活检手术,跟国内有什么不一样。
正是这个决定,才有了此后的不凡。
阮祥燕进到手术室,看到医生正在为一位罹患乳腺癌的女孩做前哨淋巴结活检术。女孩只有18岁,腹腔镜手术中,医生将女孩的卵巢切取了一部分,放在恒温转运箱里。
“这是在做什么?”阮祥燕好奇地问。
“这些卵巢组织要转运到卵巢组织中心冻存库保存。”医生解释,这个女孩还年轻,全身化疗会破坏她的卵巢功能,导致卵巢功能早衰。所以,要在化疗前先把她的卵巢组织取出一部分保护起来,等癌细胞杀灭完再移植回来,恢复女孩的卵巢内分泌功能和生育能力。
“这太棒了!”阮祥燕兴奋极了,她仿佛看到一扇窗户正在打开,“生命的希望”,正在招手。
“临床上,有不少因化疗等原因导致卵巢早衰的女性患者,不仅失去了生育能力,雌激素的缺失还会让她们提早‘枯萎’,这对女性的打击很大,有时比癌症还可怕。”阮祥燕说,当时在手术室里,她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项技术引进国内,惠及中国的姐妹。”
决心好下,但操作很难。
经费哪来?医院是否同意?卵巢冻存库的场地怎么解决?
……
困难重重,阮祥燕也曾动摇过。是于娟的“生命日记”给了她坚持下去的理由,为罹患癌症的女性,守护“生命的希望”,成了阮祥燕追逐的梦想。
“我们一起守护它”
“我想申请建立卵巢组织冻存库!”
阮祥燕找到医院负责人汇报设想,还在申请材料里加了一张图片以示决心。图片中,一辆汽车正努力爬坡。
经过几番论证,时任北京妇产医院院长曹连元点了头。
挑战才刚刚开始。
卵巢组织冻存库建设条件相当苛刻。选址周围不能有有害、有毒物质,必须是无菌环境,不能存在任何对胚胎可能产生毒性的因素……
反复选择,卵巢组织冻存库选址医院培训楼一层,占用三间房间。
冻存库怎么建?除了阮祥燕,其他专家、工程师没一个人见过卵巢组织冻存库。怎么办?阮祥燕请德国老师、相关领域专家来华考察,一起讨论设计,她自己也废寝忘食地参与进工程之中……
努力终有回报。
2012年,全国首个卵巢组织冻存库初步建成。
此后两三年, 阮祥燕又为购置设备,学习技术忙碌着。她甚至自费再次赴德学习,考察欧洲核心卵巢组织冻存库。后来,她又多次派出团队,学习冻存库各种操作技术和规范……
2015年1月16日,经国外专家现场严格检测、验收,德国波恩大学卵巢组织冻存库为北京妇产医院颁发了临床生殖力保护-卵巢组织冻存库培训合格证书。我国首个卵巢组织冻存库获得国际认证。“我特别感谢曹连元院长、严松彪院长等各位专家,正是他们的支持,卵巢组织冻存库才得以实现。”阮祥燕说。
当年,北京妇产医院妇科肿瘤科,来了一名年轻的卵巢癌早期患者,她一侧卵巢完好,另一侧卵巢发生癌变。
阮祥燕和团队展开紧急讨论:卵巢癌恶性程度高,一侧卵巢癌,通常需要将子宫附件全部切除,甚至更广泛切除。对这名年轻的女患者来说,健康一侧的卵巢切除后,如果不冻存,就是废弃物,如果冻存,就是一份希望。
患者已经上了手术台,情况紧急,患者的妹妹,听完阮祥燕的讲述,替姐姐做了决定,“我姐姐特别喜欢孩子,希望这个技术能给她第二次生命。”患者的妹妹说。
北京妇产医院西院区,到冻存库所在的东院区,有几公里路。取下患者卵巢组织后,放在转移箱中,阮祥燕和同事一路小心翼翼地将转移箱带回冻存库。直到卵巢组织经规范处理、冷冻完成,放入冻存盒,冻存在直径、高度约1.5米的液氮罐中,阮祥燕才长出一口气。
这是冻存库冻存的第一份卵巢组织。
这位患者后来补签了冻存协议书,还与阮祥燕在冻存库前照了一张合影。“放心,以后我们一起来守护它……” 阮祥燕拉着患者的手说。
自此以后,阮祥燕团队守护的希望,越来越多。
2018年11月,阮祥燕团队卵巢组织冻存移植技术相关项目被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批准为“重点新增医疗服务价格项目”,标志着我国人卵巢组织冻存移植技术已经成为保护女性生育力与卵巢内分泌功能的临床常规方式。
截至目前,我国卵巢组织冻存库已冻存卵巢组织300多例,年龄最小的患者1岁3个月,最大的42岁。
就像种下了一个小太阳
如果仅仅停留在冻存,并不能称之为真正意义的卵巢冻存移植技术,移植能否成功,才是关键。
2015年,患者小兰(化名)被确诊为宫颈癌。放化疗过程对女性卵巢功能的打击堪称毁灭性。由于卵细胞非常娇嫩,射线在杀灭癌细胞的同时也会杀灭卵细胞。医生选择为小兰进行单侧卵巢悬吊术和单侧卵巢部分切除冻存术。小兰的卵巢组织被冻存了7片。
经过治疗,第二年,小兰体内已没有癌细胞。但由于放化疗,她的促卵泡素升到了100IU/L,高出正常值很多(正常应低于25IU/L);Kupperman (女性更年期综合征诊断评定表)评分则高达37分,属于重度更年期综合征。这表明,她体内的一个半卵巢功能已经衰竭,亟待将冻存的卵巢组织重新移植回体内。
移植之前,阮祥燕和团队又对小兰的冻存卵巢组织复苏后的活性进行检测,结果显示,和刚刚离体的新鲜组织活性没有区别,完全符合移植要求。“这说明我们的冻存是有效的。”阮祥燕说,“卵巢组织冻存技术最大难点是如何在冻存和解冻的过程中保持卵巢组织的活性。”
2016年9月9日,小兰接受了移植手术,4片冻存的卵巢组织被移回小兰体内,移植位置是之前卵巢对应的腹膜,这也是当时国际上研究认为最适宜移植的地方。
完成移植3个月后,阮祥燕在为小兰做B超时,清楚地观察到了卵泡。同时,激素检验结果显示,小兰的促卵泡素指标已降至很低。这说明,移植回小兰体内的卵巢组织已经存活,并且开始发挥功能。
至此,我国首例冻存卵巢组织移植成功,填补了我国该领域空白。
小兰获知卵巢移植成功后,开心极了,她拉着阮祥燕的手说:“我觉得移回的不仅仅是卵巢,而是一个小太阳。”
至今,小兰接受卵巢移植手术已近4年,她的卵巢功能一直保持正常,也恢复了卵巢内分泌功能。“之前癌症治疗带来的卵巢早衰、更年期提前等问题,都不会出现在她身上。”阮祥燕说。
不仅仅是小兰,阮祥燕和团队至今已成功完成10例冻存卵巢组织移植手术,移植成功率100%,跻身世界先进水平。
据统计,中国每年有430万例新发癌症患者,其中超过70%的年轻女性癌症患者有着强烈的生育意愿,但疾病本身和放化疗都会对卵巢造成严重的不可逆性损伤,使女性失去做母亲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卵巢组织冻存移植技术成为保护生育力的重要方式——在放化疗前,通过微创手术取出一部分卵巢组织, 完成冻存。当患者的原发病治愈后,再将冻存的组织复苏、移植回体内。待卵巢功能恢复,患者就还有孕育宝宝的可能。
也许很快,我国首例冻存卵巢组织移植后孕育的宝宝,就会降生。
小雨(化名),是一名经历过骨髓移植的血液病患者。2017年,刚被查出患有血液病时,小雨情绪低落,当得知骨髓移植前要大剂量进行化疗,很可能导致卵巢功能彻底衰退,永远失去做母亲的机会时,小雨痛不欲生。她和男友四处求医,在查到卵巢冻存技术时,两人就像溺水者看到了稻草,毫不犹豫地请阮祥燕帮助,冻存小雨的卵巢组织。
造血干细胞移植成功后,小雨渐渐康复。2018年6月,她结婚了,专程来医院给阮祥燕送喜糖。接过喜糖,阮祥燕红了眼眶:“看到自己的技术,有可能给患者带来希望和新生,特别开心。”
三个月后,小雨在北京妇产医院接受了冻存卵巢组织移植手术,手术很成功。如今,身体恢复的她,正在积极备孕,准备做妈妈。

不久前,阮祥燕刚为小雨做过检查,结果很理想。“卵巢移植后,功能恢复很好,月经也非常规律,她是所有移植患者中,最有希望当妈妈的一个。我们都很期待这个小宝贝的到来。” 阮祥燕笑着说,如果小雨成功分娩,她的宝宝,就将是我国首例冻存卵巢组织移植宝宝。

阮祥燕:守护“生命火种”的人(图3)

阮祥燕参观健康时报

从无到有,守护十年。阮祥燕和团队还在朝着更高的目标努力。
目前,阮祥燕团队与北京肿瘤医院、北京朝阳医院、北京宣武医院、北京天坛医院、北京友谊医院等本市十余家大医院都有合作。遇到治疗中会影响卵巢功能且有卵巢组织冻存意愿的患者,阮祥燕和团队会到这些医院,通过腹腔镜微创手术取出患者的卵巢组织,转运、冻存。
由于卵巢组织离开人体需要在24小时内完成冻存,因此,这一技术目前还只能在北京地区进行。“未来,我希望逐渐把卵巢组织冻存移植技术推广到全国各地,真正建立覆盖全国的生育力保护网络,帮助更多有需要的患者。” 阮祥燕说。
不仅仅是构建网络,阮祥燕和团队还在攻关新的技术。
一般情况下,双侧卵巢组织都有癌细胞的患者,不建议冻存卵巢组织,因为移植后会有癌症复发风险。目前,阮祥燕正在研究原始卵泡的体外激活技术——当癌症患者的卵巢组织里有癌细胞时,可以先将最小的卵细胞分离出来,在体外通过特别的技术将其“催熟”,然后再进行胚胎移植,这项技术能有效减少移植后患者癌症复发的风险。
“目前,原始卵泡体外激活技术在全世界范围内还尚未突破。我们一直在积极研究,这项技术一旦成功,一些有风险的卵巢组织细胞也将有冻存的价值,受益者会更多。”阮祥燕说着,点了几下鼠标,电脑的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照片——
显微镜下,复苏后的冻存卵巢组织中,一个个亮点,散发着光晕,“那是卵泡。” 阮祥燕望着亮点,目光温柔,在她的眼中,那每一个亮点,都是一个生命的火种,燃烧着新的希望……